守必胜 攻必克——云南消防力量扑救“4•12”森林火灾战记
2024-04-18 15:15:19 阅读次数:3851

这是对云南消防救援力量全灾种作战的一次大考。


这是对云南消防专业化训练、战法战术的一次实战测试。


这是对云南消防“一队一站”基层力量建设的成果检验。


图片

航海家郑和故里、昆明市晋宁区位于滇池南岸,一面临水、三面环山、植被茂密、四季如春,享有中国天然氧吧、中国避暑十佳县的美誉。2024年4月12日16时28分,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二街镇甸头村委会东冲村分水岭大黑山突发森林火情,天旱风高,火势迅速蔓延,东侧、北侧火线一度逼近城市。云南消防救援力量快速反应,调集优势兵力,在地方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聚焦目标任务,科学研判形势,制定“两线两区”作战方案,昼夜奋战在火场一线,有效保卫重点目标,切实扭转火场战局,积极守护民生民安,发挥了决定性的关键作用。


图片

在约78小时的昼夜奋战中,云南消防救援力量充分发挥了“主力、主战”的国家队优势,展示了“能攻、善守”的专业能力和意志品格,体现了人民消防“为民、爱民”的深厚情怀。


图片

第一组关键词

主力、主战

晋宁区消防救援大队作为辖区力量,是第一反应开展侦查、最先架设水枪阵地出水打击火点的队伍。参战消防救援队伍5个支队和总队全勤指挥部共计1063人、236车,是参战队伍中人员最多、专业设备最强的力量。云南消防救援力量累计堵截火线60公里,清理复燃火点976处,开展林区增湿作业281余亩,铺设供水保障线路55.6公里,向火场前线提供灭火用水8135吨,承担了繁重艰巨的任务。


图片

第二组关键词

能攻、善守

在森林火灾扑救中,保障火场供水是最大的难题。云南消防救援力量充分发挥装备优势和训练优势,坚持“以水灭火”,对于需要攻克的山上火点,无论地理条件如何困难,都能下定决心,刀山敢上,坚决打灭。荒天山阵地深入火场、垂直落差较大,均能保证供水。对普照寺、卧龙山庄、晋宁五中等火势反复侵袭的主要方向,消防指战员意志如钢、斗志昂扬,科学配属兵力、装备,绝不后退一步,体现了强烈的阵地意识,成功保护38个重点场所、设施安全。


图片

第三组关键词

为民、爱民

“早一分钟灭火,国家和群众就少受一分损失”。参战消防指战员很多都是刚从各地的灭火救援战场下来,就又上火场,大家连续作战,英勇顽强,抓紧救援的分分秒秒。消防救援队伍发挥便民优势,组织机动力量积极回应当地群众诉求、排险解难,快速处置交通事故、便民救助、紧急送水、人员被困等突发警情。多达千人的队伍战保工作任务量大,参战支队以自带后勤战保力量为主,联系社会保障参与协同,现场通过加油车提供11吨柴油、4吨汽油的油料供给,战斗期间的饮食以自我保障为主和社会采购相结合,所有社会采购费用均由消防救援队伍自行支付,不给当地政府和群众增添负担。


图片

图片


下面,让我们回顾火场的战斗记忆:


绝不让火烧普照寺的历史悲剧再上演


4月13日,火势持续向南蔓延,直接威胁始建于元代、具有重要文物保护价值的古刹普照寺,火势一旦突破普照寺及其西侧的长松山革命烈士陵园,将快速沿下山方向顺势向南快速蔓延,直接引发火场南面彻底失守。而始建于元代的普照寺,曾在历史上被火灾焚毁过一次。总队立即调派昆明支队8辆水罐车和1辆高喷车,采取“轻重水罐组合搭配”和“高喷水罐”编成作业的方式,沿古寺北侧道路间隔部署4个作战阵地,坚决堵截威胁建筑的火势;同时调派曲靖支队机动力量6车30人作为供水分队,采取运水供水的方式保障前方灭火阵地供水不断。


图片

在普照寺连续奋战33小时后,总队指挥部决定对先期进驻力量进行换防。作为所有参战力量中为数不多的女消防员之一,昆明支队中级专业技术职务卢思璇同志坚决不下火线:“我不能走,普照寺的情况我最清楚,要留下来和后面的兄弟们继续战斗!”在晋宁作战的四天三夜里,卢思璇一直奔走于各灾害点利用无人机等通信器材开展侦查、发挥作为消防工程师专业优势,为判断火势走向、优化作战方案、调整兵力部署发挥了积极作用。


图片

图片

“我们最新研发的森林火灾扑救‘神器’,可满足5支水枪同时出水控火,可以最大限度堵截火势蔓延。”曲靖支队二级消防长道雄飞主动请缨负责普照寺公墓沿线火势最猛烈的区域,并将自己针对森林火灾扑救研发的“多用型分水器”搬上了战场,在堵截火势蔓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片

图片

经过三次与火魔的拉锯战,驻守普照寺的消防救援力量先后多次清理复燃火点,扩大防区,清扫周边,阻断了大火向其蔓延的所有路线,参战人员昼夜奋战在火场一线,成功实现了“以一点之胜利牵制火势向南整体蔓延”的目标,在满山疮痍中成为仅有的绿色安全区域。


图片

荒天山斩断东部火线,供水突破270米高差,体现消防技术装备优势

随着火场风向、风速突变,火势向西南方向扩大蔓延,直接威胁晋宁区昆阳街道,一旦失守、县城将直接暴露在森林大火之中。总队立即调派昆明支队63车378人优势力量,针对晋宁区粮食储备库、晋宁区气象局、卧龙山庄、昆阳第四小学、晋宁服务区加油站等9个受火势威胁最严重的单位场所,主动出击、集中歼灭迎风面火势。


图片

图片

“用水是最大的问题,从山底到山顶有270米的高差,直接铺设水带上山压力太小了,根本无法用于作战”,昆明市呈贡消防救援大队二级消防士段锦鹏介绍道。面对森林山地供水难题,昆明火凤凰突击队将城市火灾供水方法创造性地运用到森林火灾扑救中,充分发挥高层建筑供水车、大功率水罐车、手抬机动泵等装备效能,铺设3公里水带,突破了270米的阵地落差,持续供水1100余吨,形成“以点成线、以线保面”的作战态势,守住了阵地,保护了身后的森林和城市。


图片

图片

4月13日5时,卧龙山庄,昆明支队布置的56人10车防线与火线正面相撞,6门水炮持续喷射,经“三进三退”相持对抗,阻截住了三个方向的山火进攻,保护了卧龙山庄、山脚民房和湖景天颐花园小区的安全。15日13时40分,因风势增大,卧龙片区山上出现2个复燃火点,片区值守力量及时突进逐个消灭火点。


图片

鏖战晋宁五中,确保化工园区周边安全

“晋宁别怕,我们来了!”2023年玉溪江川“4·11”森林火灾,曾得到全省消防力量支援。此次玉溪消防听闻兄弟州市有难,选调精兵,尽锐出战。除了适于山地救援的一批小型消防车外,来自玉溪的增援力量还选派了高层供水车、72米举高喷射车、48米大跨距消防车等15辆重型、精锐主战车辆,以“牛刀杀鸡”之势突击火场,以高效灭火回报去年昆明消防支援玉溪之情。


图片

图片

4月14日下午,因风力急增引发林火爆燃,西北侧火势集中向晋宁五中方向聚合,最近火线距离晋宁五中不足300米,断续火线长达5公里,最高处树冠火离地达50米,能否守住晋宁五中片区火线,将直接决定火场整体态势。


图片

图片

总队前方指挥部果断调整兵力部署,紧急将西北防线力量集中于晋宁五中周边,部署楚雄、玉溪支队72车266人精干力量,部署14个攻坚阵地,采取“前端水枪增湿掩护、中端水炮定点清除,远端高喷车区域覆盖”的战术措施,利用高喷车、车载炮精准打击火头、切割火线,跟进机动力量穿插歼灭余火,一举将西北火线阻击在距离工业园区200米范围内,保卫了磷肥厂、化肥公司、新能源公司、涂料公司和炼油厂7个重点目标,解除了学校周边火势威胁,有效堵截了火线向东返回林场核心区域,保障城市工业核心安全,为打赢整场森林火灾奠定了坚实基础。


图片

图片

哪里有危难,哪里就有党员和模范


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党员突击队、青年突击队。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激发了指战员的强大力量。

入队31年的“消防兵王”董永山同志在接到增援出动的命令后,主动请缨,带领“永山班”4名队员及“劳模创新工作室”的2名技工随队出征。在普照寺保卫战中,他和战友扑灭火线800余米,清除余火点60多处,监护500多米的布防点。战斗间隙,他带领技工对参战车辆逐一进行巡检,确保了车辆性能的完整好用。


图片

4月13日上午7时25分,整个火场风向突变,引发火势分别向下极速蔓延,穿过防火隔离带,对前方阻击的消防指战员形成合围之势。在撤退过程中,昆明支队现场安全员李军对队友们喊着“撤撤撤”,自己却坚守在前方,直到最后一个撤离。


图片

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消防救援站专职消防队员施华松正在照顾肺癌晚期的父亲,在了解到需要增援晋宁森林火灾时,他压下对亲人的思念,主动请缨、随队出动,体现了专职消防员对事业的热爱。

很多指战员放弃休假主动归队,克服困难,“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感人事迹举不胜举。


图片

打火肩并肩、汇聚合作力量


火灾扑救期间,总队参战力量与地方森林扑火队、森林消防队伍密切配合、高度协同。消防救援队伍充分发挥车辆装备供水流量大、灭火射程远、机动效率高的优势,利用水枪掩护地方扑火队攻坚灭火,利用水炮精准打击突破火势保护和掩护森林消防队伍,利用各类供水车辆持续提供供水保障,提供供水支援保障2400余吨,开展山林增湿作业120余公顷,切实体现了队伍协同作战优势。


图片

图片

人民消防为人民,人民消防人民爱

总队参战力量依托前方指挥部建立灾区接警调度专班,统筹负责受灾地区及周边的突发警情应对工作,组织机动力量积极回应当地群众诉求、排险解难。救援期间,云南消防救援参战队伍快速处置因森林火灾引发的交通事故、便民救助、紧急送水、人员被困等突发警情40余起,派出防火小分队到群众安置场所排查火灾隐患30余处,帮助搬运物资家具200余件套。


图片

14日14时许,风向突变,火势绕过昆明支队南面守护阵地,向普红高速方向蔓延。预判火势可能威胁公路东侧安企村和大新村,总队前方指挥部及时联系地方政府,联动社区、公安、应急、电力等单位,提前30分钟就将受威胁的260余名“老弱妇孺”全部疏散至安全地带。指挥部调派8辆消防车、65名指战员前往扑救,设立5个阵地,就地狙击火势,消灭火点39个,防止了火势威胁民宅、工厂。


图片

4月14日凌晨,一辆摩托车失控侧翻,驾驶员和随车人员瞬间抛离,楚雄支队消防员黄永福和战友们发现后,立即开展院前急救,实施包扎处理。15日,楚雄支队应校方邀请,选派指战员以“晋宁五中保卫战”为主题,为全校600余名师生讲授了一堂生动的“消防思政课”。围绕“什么是消防”“消防是干什么的”“自己的生命自己爱护”“自救胜于他救”“少年儿童避险防灾”等方面,为师生讲解了消防救援队伍的历史沿革和性质任务,并对“消防出警收费吗”等师生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解答,现场氛围热烈浓厚。


图片

晋宁群众热情支持消防救援力量,很多群众自发到一线慰问,为消防指战员鼓劲加油、提供帮助。晋宁区郑阳越野机车俱乐部近80名越野摩托爱好者们在得知突发山火后,第一时间就赶到火场附近的指挥部,迅速投入到转运工作中,自发到队伍集结点待命,一路疾驰,在集结点和前沿阵地之间往返反复,不间断运送消防人员、器材、饮用水......在昆明市园林绿化局的统一调度下,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云南艺筑景观有限公司、昆明一家人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源康城市公共服务公司等25家企业,调配运水车辆67辆参与山火扑救用水保障380余次,完成了森林火灾扑救运水保障任务。


图片


此次森林火灾扑救,是继2023年玉溪江川“4·11”火灾扑救后,云南消防救援第二次投入千人以上规模的森林火灾扑救战斗。


图片

通过此次救援,展示了云南消防救援扑救森林火灾的创新战法。基于实践,创新运用化工火灾灭火装备扑救森林火灾,针对上山火、树冠火、地表火、跳跃火四种火情,针对山脊、箐沟、断崖、平地四种地形,运用了“路面崎岖小车上”“一点突破两翼推”“无路有水机动泵”“无路无水远程送”“山高坡陡背负泵”“扬程不够接力供”“路面宽阔大车打”等7类符合“以水灭火”要求的森林火灾扑救战法。

展示了支队级单位协同作战能力。火场位于晋宁区城市腹地,东西北三侧被城市建筑包围,最近着火点距离城市近在咫尺。各支队参战力量在总队精准指挥下,克服防区相互交织、连续作战等困难,通力配合,体现了专业力量的精准配合。

展示了云南“一队一站”基层力量建设成果。此次总队调派的1063名救援力量中,除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外,还有来自3个乡镇政府专职消防队的60名扑火队员和15辆消防车。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探索,全省776个乡镇街道建成了专职消防队和消防工作站,乡镇专职消防员达到5900余人,例如此次参战的玉溪多种形式救援力量,在多起森林火灾扑救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已具备较强的战斗力。


图片

4月15日21时56分,明火已全部扑灭,转入火场清守。除严密看守火场的昆明支队外,参战队伍打扫好驻地,静默出发,陆续归建。

面对山火,云南消防救援队伍闻险而至,向火而行,永远听从党和人民的召唤;披星戴月,来如疾风,始终战斗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


来源:前后方宣传报道组、各参战支队